Aria廿玖

To see the world. To find each other.

林中陌。:

应这位大猪蹄子的要求画的法。 @Aria廿玖 

空气里躁动着潮湿发霉的因子,我最后还是在这样的一天去了六楼。
教室早已搬空,课桌椅堆得过道越发逼仄,雨水顺着大敞的窗子在落灰的地板上洇成了小小的水滩。
除去天台,这里是古旧的区域里最接近天空的地方。然而一切在推开玻璃门的那一刻碎裂。加高的围栏织成了无形的铁网,目力所及只有一片参差的民居,而脚下是空洞洞的花盆抑或是扭曲变形的枯植,浮于某个点,触不到远方,又没有办法植根于土地,自我催眠,摇摇欲坠。
这里没有星星。也看不到桑泊。

顺着时光撕开的口子回到了初三的冬天。
那是一个极晴朗的日子,她踩着廊柱的影子走进了宫墙,却给回忆下了一场纷飞的雪,飘到笔尖只剩了一首蹩脚的小诗。
疲倦的鸟儿飞到了四月,请叫醒它:风还没有停。
(朝天宫是有的,老门东是有的,那个诗还在笔记本里,感谢王特对它的包容,反正那个优+我是仿不出来的【笑】)

于是每次听到这首歌,都会想起那个赤脚坐在阳台上吹风的春天的夜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