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ia廿玖

To see the world. To find each other.

下个礼拜进高三,下半年18岁。
自以为活得潇洒,在外人眼里坚不可摧,实际上真的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。这两年在浑浑噩噩中度过,我一直在逃,不愿意和不相熟的人说话,也不再愿意展现自己,最后开始放弃各种曾经拼命追逐的东西,输得一败涂地。
去年年末我弄丢了我的光。那是照亮了我七年的少年,那是我藏在最深处的秘密。我努力地想要追上他的脚步,站在他两年前所站在的位置上,超过他看到比他更远的风景。可是我不敢开口,永远顾忌太多,然后我失去了这一切,看着他笑着越走越远。
这段说来听来很诡异的单向感觉,我瞒过了所有人甚至我自己。所有人都认为我无所畏惧、无欲无求,好像局外人一般,永远在泡泡的外面观察,窥伺一切,可是没有人知道我夹在偌大的泡泡间快要窒息。
16岁到18岁真的是让人很头大的时间截段,在痛苦中被逼着成长,而所有的逃避最后都会加倍奉还。没有人理解你的苦楚,没有人会为你停下,终究只剩下你一个人,要来面对这一切。
This cold cold world.
(真的不是抖音少女。)

顺着时光撕开的口子回到了初三的冬天。
那是一个极晴朗的日子,她踩着廊柱的影子走进了宫墙,却给回忆下了一场纷飞的雪,飘到笔尖只剩了一首蹩脚的小诗。
疲倦的鸟儿飞到了四月,请叫醒它:风还没有停。
(朝天宫是有的,老门东是有的,那个诗还在笔记本里,感谢王特对它的包容,反正那个优+我是仿不出来的【笑】)

于是每次听到这首歌,都会想起那个赤脚坐在阳台上吹风的春天的夜晚。